当前栏目:以梦为马,仗剑天涯 ——读大冰“江湖三部曲”有感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员工天地 > 文学窗 >

以梦为马,仗剑天涯 ——读大冰“江湖三部曲”有感

作者:尹文香    发布时间:2019-06-18 17:42    浏览量:

      案头,清茶一盏;案几,诗书三两卷。点点书香在茶盏氤氲出的雾气中弥漫,勾勒出了的景象似梦似幻。我就是在这样的景象中沉溺于大冰构建的江湖里,看他笔下流淌出人世间和人间事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随着他笔下的文字悲喜。
       大冰有着“平行世界,多元生活,愿你我既可以朝九晚五,又能够浪迹天涯”的生活态度。他说:他拿起话筒,就是主持人;拿起吉他,就是歌手;拿起笔,就是作者;拿起酒瓶,就是酒吧老板。他这样想,也这样做到了。他游历世间,看人世间坎坷辛苦和温情柔软;他执笔畅言,写人间事的是非曲折。
 
江湖初见:《乖,摸摸头》
      2014年10月,大冰写了江湖三部曲的第一部——《乖,摸摸头》。天蓝色的书脊,封面是一个衣着略显破烂的孩童,一眼看去觉得清新、虔诚,了解后才知道是大冰在西藏大昭寺拍摄的一名小女孩。书页翻转之前,我对这本书充满了好奇与幻想,原以为是充满爱与温情的小说,抑或是儿童和少女的床边读物;品读之后才发现,原来是大冰对身边人、周边事的记录和梳理,文中的人都是独特且不同寻常的,可细想来却又觉得其实都是寻常生活中的普通人。大冰的文字仿佛有种魔力,把这些人和他们的故事娓娓道来,在不经意间触动人心底里最柔软的弦。
      除去第一章《媒体评论》和第十四章《后记》,《乖,摸摸头》以“杂草敏”的故事开篇,一共讲述了十二个故事。从大冰异父异母的亲妹妹“杂草敏”到隐居在滇西北的越战老兵,再到椰子姑娘的爱情……一个个人物在大冰的笔下变得鲜活生动。
      这之中,最触动我的莫过于大冰和 “杂草敏”的故事了。越是亲近的人,就越难表达感情。往往是满腔的担心、满心的在意,话到嘴边却只有一句“哥,好好的”和一句“乖,摸摸头”。大冰在拉萨开酒吧,要经常到藏区。可他偏偏是个爱冒险的人,不愿意按部就班的坐飞机和高铁,非要去搭车和徒步。大冰在滇藏线上遇到滚石,疾跑时踩空落下山崖,万幸、人无大碍,只是左手的手筋被划断了。出事之后,大冰就医,“杂草敏”就奔波在工作和医院之间,工作缺勤和旷工,可照顾大冰她却从不缺席。那之后,每年“杂草敏”给大冰的拜年短信都是“哥,好好的”,大冰回“乖,摸摸头”。总之,社会望你事业有成,他人羡你年少有为,家人只盼你平安喜乐。
      此刻,茗茶正香,雾气正浓,茶叶在滚烫的热水里浮沉,我的一颗心也随着书里的内容澎湃。
 
江湖再遇:《阿弥陀佛 么么哒》
      十个月之后,《阿弥陀佛么么哒》出版。书名一如既往的延续了大冰式的任性,甚至大冰一度想把本书的书名定为《打哭你信不信》,和编辑的争论探讨后才有了《阿弥陀佛么么哒》。
      同《乖,摸摸头》一样,《阿弥陀佛么么哒》也讲述了十二个大冰行走江湖时遇到的故事,这些人和事涵盖了弥足珍贵的亲情、一诺千金的友情和可歌可泣的爱情。
      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是心心相印,惺惺相惜,也并不是所有的为爱付出都能获得一个好结果。大冰在银匠铺做学徒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小师姐。因为她早去了几天,所以成了大冰的小师姐。小师姐话很少,一直是沉默的,大冰说,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的确。从高中到大学再到职场,小师姐一直暗恋着一个男生。他在高中和大学如鱼得水,却在职场遇到了瓶颈,与此同时,小师姐开始步步高升。后来,他还是和小师姐在一起了,他那么肆无忌惮,小师姐却小心翼翼的欢喜。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为他低到尘埃里,又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小师姐慢慢帮他疏通关系,在上司面前帮他讲好话。他升职了,小师姐怀了他的孩子,可他却开始气急败坏。再后来,他逼小师姐打胎,小师姐来到银匠铺。小师姐怀孕的事情被阿叔和大冰知道后,小师姐选择了离开。大冰没有写小师姐和男生的结果,也许是不忍心吧。签售会上,大冰凭借着一个铃铛认出了小师姐的孩子。原来,小师姐还是把孩子生下来了。大冰也如释重负的笑了,他知道,他的小师姐活得很好,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吧,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小师姐和男生的爱情从一开始就不平等,也许,爱的更深的那个人会受伤更多。阿弥陀佛么么哒,愿世界上的每个为了爱情一腔孤勇的姑娘们都能幸福!
      目及于此,茶水入喉,唇齿留香,回味无穷。我的心渐渐沉静了下来,已经习惯了在大冰的江湖世界里沉溺。
 
江湖再会:《好吗 好的》
      “在最冷的地方,写最暖心的、真实的、善意的、舍不得读完的江湖故事。”-2016年4月,大冰江湖三部曲的终结篇《好吗好的》问世。大冰的书里,有理想者、奋斗者,也有流浪者、迷茫者。
      在《好吗好的》这本书里,大冰记录了乡愁者的故事、成长者的故事……
      那个时候大冰在昆明作画,小米辣就在他旁边吃建水豆腐。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这样逐渐熟识起来,成为了闺蜜。小米辣父母都在国外,学校的同学都孤立她。在她喜欢的男生生日那天,她带大冰来到男生家的楼下,想让大冰给男生作画,当作生日礼物,可男生却很敷衍的拒绝。大冰后来和男生达成秘密交易,默默保护小米辣。人生的缘分很神奇,之后,大冰和小米辣在飞机上重逢,又和男生在西湖餐厅里相遇。就如同大冰自己所言:缘深缘浅,缘聚缘散,随缘即可,不必攀缘,惜缘即可。这正是一个背包客的潇洒之处,随处续缘,随处分手,有缘必会再相遇。是啊,其实人与人的沟通和交流就是缘聚缘散的过程,缘分到时,自会相聚,缘分散时,不必追悔。
      茶香渐渐淡了、散了,眼前氤氲的梦幻渐渐消失不见。轻倚案几,心有思。我渐渐从大冰的江湖里苏醒,回到现实世界。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人既可以朝九晚五,又可以浪迹天涯;原来这个世界上,理想和现实也并非那么难以磨合;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既温暖又活出了他们最想活出生活样子的江湖侠客。大冰在他的平行世界里,以梦为马,仗剑天涯。以梦为马,可任思绪飞扬,如果梦都不敢梦,想都不敢想,何来天涯?仗剑天涯,有技可依,有“剑”可用,才能行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