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腹有诗书气自华——读杨绛《我们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员工天地 > 寄心亭 >

腹有诗书气自华——读杨绛《我们仨》

作者:陈小袅    发布时间:2019-11-27 14:58    浏览量:

      钱钟书在自留的短篇小说《人 兽 鬼》样书上写下: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题记
 
       《我们仨》是杨绛先生在其九十二岁高龄时创作的一部记录知识分子家庭人格魅力的回忆录,在虚与实之间为我们展现了一位近现代女性知识分子不平凡的人生追求,在一家人快乐而艰难,幸福与痛苦交织中,使得三人相聚又离别,相守又相失,在虚虚实实,相互交错中让读者仿佛经历了人世间的悲观离合却又温暖感人的瞬间。这都得益于杨绛先生以一位知识女性温文尔雅的优美视角为我们所呈现的伟大的女性光辉。
杨绛先生是最贤的妻。
      钱钟书、杨绛、钱瑗一家三口在相互陪伴的几十年时光中,经历幸福快乐,也走过坎坷磨难,而杨绛先生却在这人生的长久磨难中用欣赏的眼光待人,用宽容的心待物。杨绛先生用温柔和宽厚经营家庭,给予了钱钟书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她用聪慧和善良弥补着钱钟书“拙手笨脚”的不足,让他尽情地在文学研究上施展才华,用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女儿快乐自由地成长。在成为“牛鬼蛇神”后,吃尽苦头,在困苦的境遇中,乐观和坚强让一家人其乐融融,对他人的帮助始终充满着感激。只因有一家人的相互陪伴,在相守的日子里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在遭遇生活种种困境时,共同承担,让苦涩与艰辛也变得甜润,生活中稍有的快乐都会变得无比幸福。
然而,世间好物不坚劳,彩云易散琉璃脆。
      如果相守不能长久,那就用绵长的思念来偿还。八十六岁的杨绛先生惶恐地站在人生的驿道上,细数着与丈夫、女儿最后的时光,那段岁月艰难痛苦且长达万里,却只能将命运交付,先是送走最亲爱的女儿,再又送走挚爱的丈夫。悲苦与孤单充斥着这位历经百态的老人,决然一身,而生命还得继续,在结尾写下:“现在,只剩下我一人,怀念我们仨,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杨绛先生抚摸着一步步走过的驿道,一路都是离情。于是杨绛先生撰写了《我们仨》这一回忆生命之书,在沉静和舒缓中从容不迫地重拾旧时光,在孤单一人的生命里将思念延展。
      在我们生命的历史长河中,曾涌现着无数为家为国英勇牺牲与奉献的英勇女性,她们或者抛头颅洒热血,或者用简单质朴的笔触为我们留下承载着真善美的精神财富。杨绛先生必然是属于后者的。她用宁静而悠长的生命意识洒落到平凡人生的每一个细微处,用深刻阐释长久,用铭心篆刻永恒,用满腹的书香气萦绕着善良温柔、宽容敦厚,以此向世人展现女性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