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夜游之思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员工天地 > 寄心亭 >

夜游之思

作者:隐于    发布时间:2019-02-26 16:18    浏览量:

      民国学者陈作霖《养和轩随笔》有言:“予幼时游城南大报恩寺,见正门内,大殿封闭不开。问诸父老,云:‘此成祖生母碽妃殿也。妃本高丽人,生燕王,高后(马皇后)养为己子。遂赐(碽妃)死,有铁裙之刑,故永乐间建寺塔以报母恩。’与史志所载皆不合,疑为谰言。后阅朱竹坨跋《南京太常寺志》,云:‘长陵系碽妃所生’。复见谈迁《枣林杂俎》,述:‘孝慈高皇后无子,即懿文太子(朱标)及秦、晋二王,亦李淑妃产也。乃仅齐东之语,不尽无稽也。’
      深夜抵达大报恩寺,冬夜中的琉璃宝塔高耸在中华门不远处,被五彩变幻的现代LED灯妆点着呈现出中国古代宝塔形状,灯光闪烁间,柔美透着深邃 ,现代与传统融合于整座建筑,相得益彰,竟毫无违和感。随行者说,这是朱棣为了纪念明太祖朱元璋和马皇后而建,也有传闻说实则说为了报生母䂵妃恩而建。而眼前的这座有着现代元素的琉璃塔,已是在原有遗址上重新修建的,也只是尽可能地保留了当年瓷塔的外部轮廓设计。
      夜游至此,总有点当年苏轼夜游承天寺的意味,贬镝的悲凉,人生的感慨。我本不是佛教徒,不懂佛学,亦不敢轻易言禅。而每一位经历过大悲者都可以成为哲学家,走进大报恩寺,随处皆能听到的充满禅意的乐曲,能够让你在这充满喧嚣的都市中暂时的忘却自己的来处,暂时将不得意抛开,一心地流连于有着宗教艺术设计的楼台、雕塑与画作。站在“千年对望”前,犹如置身其中,佛与僧的对望,道不尽的是人间悲喜,述说千年轮回,而我却成了旁观者,用第三视角汲取千百年来的人生智慧。
      智者懂得修忍辱。
      你总是气急败坏的样子一点也不美丽。我常常与自身性格作斗争,人性本善亦或是本恶永远没有定论,而嗔恨心与傲慢心却是人性都具有的阴暗面。稍微不友好的眼神和不太礼貌的语气都会让你心生嗔恨,被轻视与被误会甚至被挑战尊严激发出你的傲慢心,你却没有学习忍辱。而智者懂得学习忍辱,用智慧和善意去倾听、去理解、去包容。智者说:“如果,你听到花开的声音,那是因为你的心里,有花在开。”
       智者懂得修无常。
      生活总是告诉你事事无常,而我们应该学会宠辱不惊。年轻时,总觉得永恒一词美得不可方物,觉得父母、爱人不会离去,觉得生命之花永开不败。而成长就是一个将美好捏碎的过程。你终究要接受得到和失去,接受年轻和衰老,接受富有与贫穷的无常变化。欢喜地接受得到,却无法接受失去,这并非智者所为。一场繁华落去,一场繁华复来。人生无常是考验也是成长,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智者懂得孝为先。
      “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也。”孝顺是立身之本,是一切善的根源。心存孝义者,会施善于人,宽以待人。当你学会孝义与善念,你此刻的心境便是澄明的、透亮的、欢喜的,于是你以义对事,以诚待人,感恩生命,感谢生活。外出的游子心里念着远在家乡的父亲母亲,心里是藏着暖阳的,于是见花是花,观湖成海。
      站在琉璃宝塔的层楼上,细听雪落下的声音,在风中,所有的塔铃都被风弄得叮当叮当地响起来,当然智者更应该懂的豁达与感恩。苏轼承天寺夜游,自比闲人而漫步于庭中,不汲汲于名利,从容流连于庭中光景。为何我们不能一样的随缘自适,以旷达乐观胸怀去面对生活与成长给予我们的历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