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每个时代都有属于我们的“芳华”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员工天地 > 寄心亭 >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我们的“芳华”

作者:尹文香    发布时间:2018-11-05 10:45    浏览量:

      《芳华》上映是去年的事了,这是一部我会重复看好几遍的电影,每一次看都有不同的感触。
      六七十年代的中国,巨变的时代。那个时代,出身背景就已经决定一个人的性格。何小萍因为父亲劳改的关系而天生自卑,母亲不关心她,弟弟妹妹欺负她......她渴望被关注、被关爱、被尊重,所以她爱“生病”,用尽一切方法让自己生病,似乎只有生病了她的世界才会暖和一点:在家里,“生病”博得了一点点日渐消逝的母爱;在高原,“生病”换取了“轻伤不下火线”小战士的殊荣......这一切似乎滑稽可笑的表现,背后不过是她怕极了被人遗忘的感觉,她渴望被爱,不惜以伤害自己的身体为代价,直至最后被下放至野战医院也希望得到哪怕一丝的关注。忽然想起当下网络上流行的一句话:“你努力合群的样子看起来好孤独......”似乎也是对何小萍最好的诠释。
      刘峰是一个没脾气的好人,对每一个人都好,为战友打沙发,吃别人不愿意吃的饺子皮,带着善意托举起被男兵们嫌弃说身上有怪味的何小萍,帮女兵挤水疱......他就像万金油,用在文工团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身上。这样近乎神一样存在的一个人,内心却一直压抑着对林丁丁的爱,最终因为拥抱了对方,人设崩塌被逐出文工团。由此不难窥见,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臭流氓与活雷锋,是势不两立的。
      相较于何小萍与刘峰,其他人的动机则满是私心:林丁丁一心想嫁个富豪;郝淑雯得知陈灿是干部子弟后,便主动追求,抢走萧穗子的恋人;萧穗子喜欢陈灿,偏爱陈灿,却又不够勇敢,在那个爱情都来不及书写就会匆匆画上了句号的时代让郝淑雯抢先一步,她就像我们很多普通人一样,心有悸动却又缺乏勇气。影片最后,刘峰在何小萍的陪伴下走完了这一生,陈灿成了忙碌的地产商,穗子成了作家,林丁丁发福却过着优渥的生活,这也是社会现实,哪个时代的“芳华”都是如此,所有的爱恨情仇,心酸遗憾都会随风飘散在这岁月里。
      何小萍时常被文工团攻击和嘲笑,她没有因此而产生伤害他们的想法,只是自己在被窝里含泪给爸爸写信,寄托思念,这源于她内心的善良。当然,她也是倔强的,当小芭蕾一直守在宿舍门口等她回来,只为当众羞辱她,让所有人知道那件衬衣是她的,以便达到群起而攻之的目的。“一定穿在她身上,搜!”“撒谎精”等语言暴力和行为暴力侮辱与损坏着她,我想这个时候,她对这个团体是失望。“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珍惜善良。”萧穗子为何小萍的这句旁白道尽了何小萍的不幸,生活在重组家庭,不被待见,受尽委屈。刘峰让她感到温暖和被尊重,以致于她把对刘峰的这份爱刻进了生命里。刘峰离开文工团的时候,她是唯一一个理解刘峰的人,没有人愿意与他说话,她给他送行,其实刘峰对她的关心跟对别人的没有什么不一样,她依然喜欢上那个对她而言,唯一表达出真正善意的人。刘峰深入前线,她担心刘峰的安危,时刻打听刘峰的消息,在尸体中寻找刘峰。刘峰无依无靠时,她照顾刘峰,用一生的代价陪伴在刘峰身边,用一生向人们揭晓这份意外。她的这份执着在那个人与人之间仍然淡漠的年代显得格外珍贵。
      刘峰的纯真像少年,电影最后,刘峰看到林丁丁发福的照片,嘴角上扬,那是少年拥有爱情的模样,即使林丁丁改变了他的命运。多少年后,他不曾怨恨她,仍然像少年一样,感受到当初暗恋时甜蜜的样子。萧穗子身上的纯真则有点中性,她就如我们大多数人一样,明哲保身为先,白天与大家一起嘲笑那件衬衣,何小萍被欺负的时候,在旁边一脸着急和心疼,却不敢去制止欺负维护何小萍。
      文艺、唯美的镜头让人很容易原谅人性的不美,接受现实,看到纯真。“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铮铮硬骨绽花开,滴滴鲜血染红它......” 韩红的《绒花》唱出一代人美丽、多情、坎坷倔强的青春,纯真是这部电影里传达出最弥足珍贵的元素。芳华易逝,一代人的芳华落幕,是另一代人芳华的开场。《芳华》让我们看到了平凡人的命运在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浪潮中如何消逝,他们用最好的青春解读那个时代的爱与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