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村头的那口老水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员工天地 > 寄心亭 >

村头的那口老水井

作者:邓智充    发布时间:2017-06-26 12:25    浏览量:

      在我们村村头,有一口老水井,年纪比我大,绝大部分年份水井里都有清甜的井水,只是偶尔在特别干旱的年景才会出现短暂的干涸!因为年代较为久远且长期经历着日晒雨淋的缘故,井沿已经出现了几条清晰的裂缝,颜色也变得暗淡而深沉,井沿上用树枝刻写的“革命委员会好”的字样依稀可见,仿佛在动情地述说着那段特殊的历史岁月,又好像是在隐晦地告诉了我们这口水井的年龄。唯独水井周围一圈低矮的围墙经历了几次翻新,显眼的银色明显与井沿的深灰色形成鲜明的对比,焕发着别样激情的青春,似乎又是在隐喻当今与过去的交汇、现代与历史的融合。

      水井是我充满童年记忆的地方。很小的时候跟妈妈去洗衣服,妈妈总是嘱咐我不要靠井口太近,不安全,越是这样我越是想往井口里看,因为井里装满了一双单纯的眼睛对世界的好奇与幻想。再长大点,就可以一个人去井边玩了。那时候特别喜欢刮台风,一刮台风就下大雨,井里的水就快满了,在井沿边伸着小手就能摸到乳白色的井水,暖暖的,好像孕育我们生命的母亲的乳汁,神奇的,充满生命力的。
      记得以前读小学的时候,每当夕阳西下,又到了期待的洗澡时间,水井边便围了一圈小伙伴,井边的矮墙上还坐了一圈,加上井沿,宛若三个圆圈圈套在一起,此时的水井就像是靶心。大家穿着短裤衩,手里提着个塑料水桶,从井里打上一桶水来,井水清澈透明,还印着天边火红的晚霞。大家把装满水的水桶举过头顶,过头闷淋,哗哗哗,整整一桶水从头顶一罐而下,好不痛快,一天的大洗澡时代正式拉开大幕。冰凉的井水就像微微的电流,刺激着身上的每一处神经,那真的是晶晶亮透心凉啊!那时水井旁边可热闹了,调皮的还打起水仗来,那么一大桶水就这么结结实实地照着人喷过去,水花四溅,惨叫声不绝于耳啊!哈哈,更遭殃的是那些带来准备换洗的衣服,特别是裤衩,阵容空前强大的水仗这么一开,无一幸免于难,小伙伴们只得乖乖地把湿裤衩穿回家去再换喽!大家相互贡献着这一天的见识,也调侃调侃身边的玩伴,更借此吹嘘着自己所谓的才华和眼界,交流最真挚的情感,也传达着最纯洁的友情。伙伴们叽叽咋咋如鸟儿欢叫的交流声,水打在井旁水泥地上的哗哗声,嘻戏打闹的欢笑声,还有小伙伴们不着边际的歌声,交织在一起,就像跳动的音符,奏响着少年的躁动不安和放荡不羁。
      那时候每到傍晚时分,水井旁边可热闹了,小伙伴们都渐渐长大,但这就像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一直延续了好多年,甚至读完大学。工作了以后回家的次数少了,儿时的小伙伴们也都成家立业,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繁忙之余还是会到水井边去的,交流一天的心得,分享一天的收获,只是去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而我们下一辈的小年轻也渐渐没有了去水井边洗澡的习惯了。
      这次回家,本想再去井边洗个澡,会会当年的伙伴们,听听他们的故事,重温一下儿时的那份乐趣。却听父母说现在已经没有人去井边洗澡了,当年与我一起长大的伙伴们都不去了,小我们一辈的小年轻更不去了。心里突然感觉有点淡淡的忧伤,还有默默地惆怅,就像是小朋友丢失了一件曾经很喜爱的玩具,虽然现在不再那么留恋了,却珍藏了太多的回忆和快乐。
      夕阳依旧,老水井却再也听不到少年们高亢的语调和不搭边际的歌声了,也听不到哗哗哗的淋水声了,三个圆圈圈也只剩下了两个,还失去了当时动感的韵律,变得一成不变了。傍晚的老水井寂寞了,缺少了少年们的老水井此时真的老气横秋了。感觉就像是长在沙漠里的仙人掌突然失去了生命力,体现不出价值来了。
      是人们不需要洗澡了吗?当然不是。那是水井的水质变差了吗?伙伴们嫌弃他了?也不是!是小伙伴们找到新的水井了?更不是!是家家都有热水淋浴了,或许就不再需要到水井来洗澡了吧!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变迁,逐渐改变了人们传统的生活习惯,也影响着人们传统的思维方式。手机、互联网等新兴媒介的兴起也已经深深改变了人们的交流方式,面对面坦诚交流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现在,父老乡亲又在水井周围种了一圈椰子树,笔挺的树干犹如是一位位身姿挺拔的守卫,守护者这口见证过那段特殊历史也陪伴了我们一代人慢慢长大的老水井。又是三个圈圈了,且最大的圈圈更大了,能容过去所不能容,是时代的趋势,是历史的必然。我们都在随着时代的步伐前行,体验并习惯着社会变革给我们带来的便利。只是偶尔我们也怀念曾经的那份原始和简单,虽然落后,却充满纯净和诚挚。